全球疫情、中美貿易戰、台海局勢:製造業的新常態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email
全球疫情、中美貿易戰、台海局勢:製造業的新常態

訂閱OOSGA洞見與研究

如果說要用短短的幾個字去形容這一年的全球經濟,那麼「持續性的混亂」也許是再恰當不過了。

隨著今年年初英國正式脫歐,這個製造業占比GDP10%、占比總出口50%,同時又是全球最仰賴零摩擦貿易(Frictionless Trade)的國家面臨了多個挑戰,不僅福特汽車、本田汽車、捷豹路虎、以及日產汽車都相繼宣布了要關閉英國地區的工廠或是大幅裁員,這個到年底才會談妥的脫歐條所導致的不確定性,也大幅的影響了與歐盟國供應商以及客戶之間的關係。同樣的,英國脫歐也讓極度仰賴歐盟穩定度及其市場的其他27國連帶受到了影響,

雪上加霜的還有中美貿易戰,這個存在多年的不平等貿易關係也因為中國5G供應鏈的前景以及其製造中國的野心而使它浮出水面。然而一場戰爭的影響永遠都是雙向的,不論它的形式為何,這場持續了兩年的貿易戰不僅重創了美國出口,讓一個不斷增長的出口貿易推向衰退,同時更是讓中小企業經商成本增長了37%,而這些負擔也進一步地反映到了物價上,據估算,這些關稅所導致的物價增長將使美國家庭平均每年支出增加650美金。 

因貿易戰而遭受更大衝擊的是整體中國經濟,雖然起出許多業者不願摧毀與供應商培養了多年的關係,而是自己或是與供應商或客戶吸收額外的關稅支出及其他相應的成本,然而,在這兩年間,因情況未好轉,許多依賴中國供應鏈的產業者已漸漸的轉移,或是分散了風險,貝恩的一項調查指出42%的企業將採購項目轉移至中國之外,而25%的企業將會全面從中國撤資。

雖然轉單的趨勢也讓墨西哥、歐盟國、越南、以及台灣等國家受惠,一份聯合國的報告更是指出台灣為此次貿易轉移的最大受惠者,然而,貿易戰也讓許多在中國內地深耕已久的台灣製造業者受損,同時,許多極度仰賴中國市場及其經濟發展的業者更是承受著龐大的壓力。

最後,壓垮許多製造業者的,是今年的全球疫情。從最初中國全面封城而致使製造活動停擺,導致所有向中國採購的業者斷鏈;再來是歐洲的疫情爆發所導致的歐洲市場需求動盪以及歐盟秩序混亂;最後是美國疫情的不斷攀升,這個全球最大的市場停擺也讓美國製造業PMI進入多年來的新低,更是從三月以來連續三個月工廠活動都不斷縮減。

全球爆發的疫情就如同最後一根,同樣也是非常大根的稻草,壓垮了全球經濟。雖然亞洲許多地方逐漸復工,歐美疫情也在逐漸好轉,然而巴西以及俄羅斯卻是逐日創下新高,同時,疫情的第二波、第三波,又將會如何帶來多大的損失,也是全球密切關注的不確定性。  再來,南亞所面臨的蝗災以及台海局勢的不穩定,更是讓業者難以規劃未來的進程,如此的不確定性彷彿成為了全球經濟的新常態。

對於製造業者來說,新常態意味著什麼?

於2007年時,全球金融流動進入了有史以來的巔峰,然而自那之後,即便數值依然持續攀升,但其占比全球經濟成長的比例卻是相對的下降,同時FDI(外國直接投資)近幾年也是進入了一個歷史新低

彷彿這些數據是在近一步的暗示全球化的趨緩甚至是衰退,然而若不提實體產品的貿易,其實全球貿易在服務層面上是持續提高的,WTO的報告更是指出科技普遍的進步更是讓國與國之間的服務往來近一步的加深,創下了有史以來的新高。同時,
數據的往來,在近年間也是大幅度的增長,即便是許多管制較嚴格的國家。

其實全球化並非衰退,之所以貿易與FDI占比GDP的比例降低了,其實只是全世界在遭遇金融海嘯後,所調整的成長模式。正如同現在疫情影響,許多工廠搬回本土,不論是美國、日本、還是台灣公司都是如此,如此趨勢也同樣的並非全球化的衰退,而是製造業的新成長模式, 畢竟,脆弱且低韌性的供應鏈也從來都不是全球化的里程碑。

在近期如此充滿不確定性且局勢動盪頻繁的情況之下,正如同各國經濟會逐漸減少自己對於某個市場或是國家的依賴程度,企業也會減少自己對於某個市場、國家、或是供應商的依賴,而強化組織既有的韌性,去因應這個混亂的新常態。

Author: Masa Chen

Masa Chen為台北辦公室的資深合夥人,主要業務範疇為協助先進亞洲之企業轉型。